當前位置:豫臺視窗 > 姓氏根親

濟世救人一“奇書”

發佈時間:2018-03-22 10:52:38

藥方洞(資料圖片)

    □洛陽日報鄭貞富

    1929年2月,國民政府第一屆中央衛生委員會議,通過了臭名昭著的“廢止中醫案”。當年3月17日,全國242個團體召開全國醫藥團體代表大會,要求政府立即取消“廢止中醫案”。經過抗爭,國民政府衛生部表示撤銷這個“廢止中醫案”。為了紀念這次抗爭的勝利,醫學界人士將3月17日定為“中國國醫節”。洛陽是祖國醫學的發源地,留下了豐厚的中醫文化遺産,我們介紹一部“奇書”,就是龍門石刻藥方。

    龍門石窟藥方洞

    藥方洞在龍門西山奉先寺和古陽洞之間,據洞內北魏永安三年(西元530年)《陳暈造像題記》記載,此時藥方洞主體工程已經完成。此後,又經過北齊直至唐景龍四年(西元710年)近200年間的斷續雕造,形成龍門著名洞窟之一。洞內造像反映出不同時代的多種藝術風格,可以窺見北魏晚期到盛唐時期佛教藝術發展的脈絡。而主像一佛、二弟子、二菩薩具有明顯的北齊造像風格,呈現出由北魏“秀骨清像”向唐代“豐厚為體”轉化的一種“過渡型”,是龍門石窟中唯一具有北齊風格的大型石窟。

    藥方洞是龍門石窟造像中相當複雜的一個洞窟,具有前後室,主室平面呈馬蹄形。窟門北側有北齊武平六年(西元575年)《都邑師道興造像記》,造像下面和門南側為藥方的刻石,它們井非同一時期完成。這些石刻藥方,初刻于北齊,完成于唐初。此窟以這些石刻藥方而著名,因此稱之為藥方洞。

    在藥方洞南側上方,有唐代《北市香行社造像題記》。題記中提到的安僧達、史玄策等均為西域人,此題記是研究唐代民族文化交流的重要資料。

    罕見的石刻藥方

    藥方洞原有藥方153個,現存藥方140個,其中文字完整者65個,部分殘缺者42個,殘缺過甚者33個。

    這些石刻藥方可治療瘧疾、狂言亂言、嘔吐反胃、瘟疫、癌症等40種疾病,分屬於內科、外科、皮膚科、神經科、肛疾科、腫瘤科、婦科、兒科、五官科、針灸科等。這些石刻藥方不僅可以治療常見疾病,有相當一部分還能治療現代人所説的疑難雜症。這些藥方在製劑方法上有丸、散、膏、湯等。在治療方法上有內服、外洗、敷、熏和針灸治療。治療工具有針、鉗、絹、竹筒、蔥管、鐺等。

    龍門藥方所用的藥物多是農村常見的,據統計約有119種。其中植物藥77種,如黃連、蒼耳、馬齒菜、白菜、艾、綠豆、黑豆、石榴皮、車前草、酒糟、細糠、丁香、白楊樹枝等。動物藥28種,如刺猬皮、雞尾、蜂蜜、頭髮、豬肉、豬油、鯉魚鱗、豬膽、牛耳毛、蟾蜍等。礦物藥9種,如鐘乳石、石灰、雄黃等。其他藥5種,即漁網、井華水(每天早晨從井中打的第一桶水)、灶底黃土、釜底墨(即鍋底灰)、古屋上的瓦。

    龍門藥方多數為單方,絕大多數用藥為一二種藥物。藥方中無鹿茸、麝香、牛黃、犀角、藏紅花之類的名貴藥材,多是農村常見的動植物,容易尋找。龍門藥方中所用藥物的産地,絕大部分在中原地區。

    過去人們認為,龍門藥方為北齊道興所刻。但是現代研究認為,龍門藥方主要是龍門僧醫所刻。從北魏到隋唐,龍門寺院眾多,有一大批僧醫。《高僧傳》記載,唐代智暉禪師曾在龍門建溫室院,“日以施水給藥為事”,提供人們澡浴和醫藥。僧醫不僅為僧俗信徒治病,還致力於藥方的傳播;不僅編集方書,還將藥方刻石作為修福德的方法之一。

    藥方洞是中國醫藥學與佛教石窟藝術融合在一起的獨特傳承。龍門藥方是世界上最早的石刻藥方,這部刻在石壁上的醫書,是世界醫學寶庫中的瑰寶。

    天下廣傳龍門方

    龍門藥方被稱為龍門方,得到廣泛的傳播,到目前還在使用。早在北宋時,龍門方已跨越國境漂洋過海,流傳到日本,編入《醫心方》一書。

    《醫心方》的作者是丹波康賴,為漢靈帝劉宏後裔。在西晉時,靈帝五代孫高貴王(亦作阿留王或阿智王)劉阿知,率母子及其兩千族人離開洛陽,經朝鮮赴日本,歸化日籍,住檜隅郡,日本應神天皇封他為東漢使主,為移日第一代。其子劉都賀,被賜姓為東漢直,居丹波。高貴王第八代孫為康賴,他精通醫術,被賜姓丹波宿彌,累遷針博士,兼丹波介(地方長官之副職)。西元984年,丹波康賴編成《醫心方》一書。

    《醫心方》是日本現存最早的中醫養生療疾名典,它匯集了久已失傳的中國醫藥養生典籍近200余種之精華,是一部失而復得的中華醫藥集大成之作。《醫心方》是日本的國寶,是中日醫學交流史上的一座豐碑。

    《醫心方》三十卷,其中有96個藥方註明引自《龍門方》。值得注意的是,西元918年日本深江輔仁撰寫的《本草和名》一書中,提及《龍門百八》的書名。顯然,龍門藥方在刻成後,出現過以《龍門百八》《龍門方》為名的大批拓本或抄本,流傳于各地,並逐步流傳到日本。

    清代以來,金石學家對龍門藥方多有著錄和考釋。由於《都邑師道興造像記》特別提道:“若不勤載藥樹,無以療茲聾瞽。”意思是説,若不勤種藥樹,無法治療耳聾眼瞎等疾病。於是,從畢沅《中州金石記》、孫星衍《寰宇訪碑錄》以來,金石文獻多數都把龍門藥方與道興造像視為一體,著錄為《北齊都邑師道興造像並治疾方》。王昶《金石萃編》乃據拓本抄錄造像記及藥方全文,其後陸增祥《八瓊室金石補正》又有補正。

    日本名醫丹波元堅,是丹波康賴的後裔,他于西元1825年依據王昶之書,親手抄錄《都邑師道興造石像記並治疾方》全文,編成一冊。這個抄本,今藏上海中醫學院圖書館。

    近幾十年來,對龍門藥方的研究是一個熱門課題,出版了很多專著和論文。但是,龍門藥方還有很多未解之謎,比如道興與龍門藥方有無直接關係,這些藥方究竟是誰刻的等。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