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豫臺視窗 > 姓氏根親

有懷投筆

發佈時間:2019-02-26 09:19:09

  □沙宇飛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愨(què)之長風。
  “有懷投筆”指東漢外交家、軍事家班超。
  在孟津縣朝陽鎮張陽村西北的邙山上,有一高6米,周長120米的土冢。黃土下的墓主,便是聲名顯赫、威震西域的定遠侯班超。他的事跡,衍生出兩個著名的成語:“投筆從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東漢永平五年(西元62年),史學家班固應召從老家扶風來到京城洛陽,擔任朝廷校訂典籍的校書郎。由於6年前父親班彪(史學家)去世,班固便攜母帶弟(班超)同往洛陽赴任。
  在當時,一個基層公務員的俸祿要想養活一大家人是非常難的,因此弟弟班超做了為官府抄書的臨時工。
  長得強壯且燕頷虎頸的班超從早到晚伏在案上,實在是憋屈得很。有一天,他把手中的毛筆往地上一扔説:有志向的男人應該像開通西域、榮封侯爵的傅介子、張騫一樣活著,整天守著筆硯又有啥出息?
  旁邊正低頭抄書的同事們被嚇了一跳,他們冷眼看看獨自感慨的班超,心裏覺得他像吹牛皮,便相互對視,偷偷撇撇嘴。
  班超並不理會他們的嘲笑,拿起衣服往身上一搭就往外走,臨出門撂下一句更牛的話:小子安知壯士志哉!
  “班”字象形為用刀將玉石一分為二,引申為合契的信物。班超果然説到做到,後來被朝廷封為定遠侯。
  有此功名,憑的是他在西域的事功。
  永平十六年(西元73年),投筆從戎的班超被任命為西路軍大將竇固的代理副手(假司馬)。竇固堪稱伯樂,他十分欣賞班超的才幹,就給了班超一個機會——出使西域的鄯善國。這個機會,或成建功封侯的開端,或是不入家門的終點。
  鄯善本是匈奴的一個附屬國。匈奴並不待見這個小兄弟,不斷打壓,弄得鄯善國王想去投靠大漢。因此班超出訪鄯善,受到了元首級的超規格接待。
  令人不解的是,忽然好似冷風來,這種接待規格一降再降。
  班超召集隨行的36位將士,説道:鄯善對我們先熱後冷,為啥呢?肯定是匈奴派來了使者問罪,鄯善國王又開始左右搖擺啦。明智的人,要能看到事所未發的萌芽,況且他們已做得如此明顯!剛才我詐了侍者,果不其然啊!如果咱們再不動作,恐將大禍來臨!
  將士們陡然神色凝重。
  班超端起一碗酒,站起身來,慷慨激昂地説:兄弟們與我拋家舍子來到西域,為啥?還不是要立大功、求富貴!可如今匈奴施壓,鄯善冷淡,福禍眨眼之間。如果他們明天翻臉,將咱當禮物送給匈奴,我等將死無葬身之地!班超將手往東方指了指,只可嘆,家中父老妻兒,只能空望玉門關了!你們説,該咋辦?
  眾將士呼地站起來,齊聲説:生死跟著班司馬!
  班超端起酒碗一飲而盡,大吼一聲: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將碗啪地摔到地下,決然地説:生死存亡之際,咱們先下手為強!
  當夜,草原上掠過數十個俯鞍疾馳的身影,像一陣旋風,撲向匈奴使團。
  鄯善國王睡夢中被叫醒,得知匈奴使團被全殲,又氣又急,帶著人馬來見班超。
  他剛進門,只見班超黑著臉立在堂前,右手持刀,左手提著血跡未幹的匈奴特使人頭,頓時大驚失色!
  班超以漢朝全權特使的身份對他明確立場、曉以利害,並要求他用王子當人質,證明歸順大漢再無二心。
  鄯善國王諾諾答應。
  班超勇鎮西域30多年,平定50余國,使朝廷無“西顧之憂”。真無愧赤膽忠心的“定遠”神將!


  來源:洛陽日報  人文河洛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