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豫臺視窗 > 姓氏根親

喜托龍門

發佈時間:2019-02-26 09:19:30

  □洛陽日報 沙宇飛


  舍簪(zān)笏(hù)于百齡,奉晨昏于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tāo)陪鯉對;今茲捧袂(mèi),喜托龍門。楊意不逢,撫淩雲而自惜;鐘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此龍門不是洛陽城南的伊闕,而是來自《後漢書·黨錮列傳·李膺》裏的一句話:“膺獨持風裁,以聲名自高。士有被其容接者,名為登龍門。”
  東漢河南禹州人李膺風格獨特,為官剛正,聲名高潔,無論是在洛陽的河南尹擔任主官,還是在洛陽的京都擔任相當於國家安全部部長的司隸校尉,凡能受到李膺待見的官員,都喜滋滋腆著胸脯仿佛鯉魚跳龍門。
  彼時高潔者,往往與大環境相悖,被早已身同染布的同僚視為異己而群起攻之。
  有年秋天,權傾朝野的大宦官張讓的弟弟殘殺洛陽一孕婦。他因懼怕李膺的威名,嚇得躲到哥哥家的夾柱裏。李膺得到線報,派兵直接破柱抓人,將其逮到洛陽監獄。經審訊,證據確鑿,張讓弟立即被處死了。
  張讓哪肯依,隨即上告桓帝説李膺製造冤案。桓帝將李膺叫到殿上,當面斥責説:你為何擅斬而不奏!
  李膺不卑不亢地説:《禮》説公族有罪,國君雖要赦免,但執法部門不妥協,依法行事。以前孔子任魯國大法官,上任7天便殺了少正卯。我重新任職已10天了,唯恐辦案遲緩不力,不曾想卻因結案太快落下罪名。
  桓帝想想也對,扭臉對張讓説:看來你弟是罪有應得啊。
  自此朝中宦官嚇得大氣不敢出,就連休假都不曾出宮。桓帝很奇怪,問道:這是咋回事呢?宦官們哭著説:害怕惹事再遇著李膺啊!可見此等宦官平時壞事沒少幹。


  來源:洛陽日報  人文河洛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