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青黃河遊記”手記:我看大陸鄉村振興(兩岸觀察)

發佈時間:2022-06-27 15:52:25

  近年來,大陸把現代化發展的重點逐漸從都市轉向了農村,“鄉村振興”一詞被多次提及,在台灣稱之為“社區總體營造”。我在台南讀大學本科的時候,曾經參與過“社區總體營造”項目,常用的方法是盡可能多地挖掘在地故事,通過新媒體策劃,進行包裝輸出,引流年輕人前去觀光,進而盤活農村生命力,甚至可以帶動年輕人返鄉就業。

  來到大陸讀研後,我有幸參觀過幾個示範區。這些示範區的模式基本上是對當地農特産品和特色産業,以直播帶貨或是結合村莊設計的方式,進行點對點幫扶來促進農村經濟發展,達到農村自行造血、精準脫貧的目的。

台灣青年謝建鋐向李連成書記請教西辛莊村的發展經驗(攝影:任昱炎)

  2022年的這個夏天,我借著參加“台青黃河遊記”活動的機會,來到位於河南省濮陽市的著名脫貧村——西辛莊村,採訪共産黨員、村黨支部書記李連成。經過近兩個小時的深入式訪談,透過李書記和村民的二重視角,我了解到李書記憑著自己對商業的理解和一顆全意奉獻給村民的心,引領全村人走出了一條有別於我上面説的兩岸模式之外的鄉村振興新道路。

  上世紀八十年代,李連成以建設蔬菜大棚創業起家,成功掙到了第一桶金。他為人和善、樂善好施,于1991年當選為村支部書記。成了人民幹部後,李書記開始思考如何將自己在商業上的成功經驗惠及全體村民。

西辛莊村黨支部書記李連成(攝影:任昱炎)

  起初,李書記考察了西辛莊村周邊的自然環境,憑著敏銳的商業嗅覺,認為在此創辦造紙場最為合適。但是,當時的村民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莊稼人,文化水準有限,對投資收益毫無概念,只有十幾戶村民願意跟著李書記創業。造紙廠越辦越紅火,取得巨大成功,初始的股東有了一定收益。見到造紙廠欣欣向榮,其他村民也表示想入股。可是,除了李書記,其他股東都不願意接收新股東。看著這種狀況,李書記喊出了一句:“我不只是造紙廠的最大股東,更是全村村民的書記!”李書記挨家挨戶去做初始股東們的思想工作。經過一番漫長的協商,造紙廠成功吸收了其他村民入股。自此,“戶戶有股、全村分紅”成為西辛莊村的美談。在造紙廠的基礎上,李書記帶領西辛莊村再接再厲,又創辦了紡織廠、牛仔布料廠。近幾年,西辛莊村已經發展到了投資高端服務業,為村子引進了醫院和學校,村民們可以不再為就醫和求學而遠赴縣城了。

如今的河南濮陽西辛莊村(攝影:王毅)

  我認為,西辛莊村的成功,是基於對商品市場的深入觀察、對商業基礎邏輯的思考理解,在缺乏特色産業的村子裏另辟出了一條別樣的脫貧蹊徑。席間,我同村民們聊天,提起李連成書記,一位抱著孩子的奶奶別過頭去偷偷抹眼淚,並含淚給我講述了李書記帶著全村人脫貧致富的艱辛歷程。她説,李書記經常忙到沒有時間坐下來好好吃飯,一個饅頭夾著鹹菜就對付一頓正餐。村民們最感念的是李書記的無私,如果沒有李書記不辭辛苦遊説當初有了收益的造紙廠初始股東,村民們就不可能入股造紙廠,也不可能贏得脫貧的商業紅利。今年的李書記已經七十多歲了,按理説早就到了退休在家、含飴弄孫的年紀了,他卻依然在支部書記的崗位上奮鬥。幾番交談中,我深深感受到村民們是真的不捨得讓李書記退休,而李書記的心中也挂記著全村的生計,不能也不肯放下手頭的工作。在為人民服務的滿腔熱忱和人民幹部的肩頭責任的催化下,李書記與村民們之間織就了一條牢不可破的情感紐帶。這條紐帶牽起了西辛莊村的發展與致富,這條紐帶因相互信任而牢固不破、因無私奉獻而閃閃發光。這是人民幹部走向群眾的最好體現。

西辛莊村委會辦公樓前的石碑(攝影:張陽)

  在大陸讀研的兩年時間,我通過參訪活動,觀察到了許多脫貧致富的案例。鄉村振興可以創造就業機會,讓年輕人留在家鄉就業,不用再遠赴沿海城市尋求工作機會,可以把更多的時間用於陪伴父母,既解決了溫飽需求,也可以有更多的精力去追求精神層面的昇華。

  我認為,鄉村振興帶給村民們的不只是物質層面上的富饒,更多的是形而上的情感維繫和對於自己出生村落的認同。雖然鄉村振興的進程路阻且長、行之不易,但振興路上的人們憑著一腔熱忱在義無反顧地前行,一批又一批…… (作者:暨南大學臺生謝建鋐)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