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政務要聞

種糧大戶湯小豐的管理經

發佈時間:2022-07-06 16:04:13

“再過幾天,早稻就可以收割了。”在湖南省醴陵市茶山鎮鐵河口村的田埂上,種糧大戶湯小豐欣喜地説。

8700多畝,這是湯小豐今年的水稻種植面積。

不過,這並不是他一個人的。去年5月,湯小豐和7個種糧大戶合夥成立了醴陵市君信種養農民專業合作社聯合社。他們流轉耕種的土地加在一起,比之前“單打獨鬥”時的面積增加好幾倍。

湯小豐説,聯合社如今分成了機械服務組、植保飛防組、採購組、銷售組、田間管理組,大家各司其職,由聯合社統一調配。“耕種面積大了,管理壓力卻變小了。以前單幹時,什麼機器都要會開,什麼活都要幹,現在分工明確後輕鬆多了。”

這是種糧大戶湯小豐管理的水稻田。新華社記者 余春生 攝

“賺多賺少看管理。”這是湯小豐時常挂在嘴邊的一句話。他解釋説,聯合社的新模式讓資源得到更好配置,種糧成本也有所下降。以前8個種糧大戶每人至少2台收割機,而現在8700多畝的稻田只需要8台,每畝地能節省10元左右的燃油成本。另外,化肥、種子、農藥等農資由聯合社統一採購,價格更低,一畝地能節省大約30元。

“合在一起不是‘吃大鍋飯’,我們設計了一個激勵機制。”湯小豐説,每個種糧大戶管理一片田,這片田的産值扣除機械服務費等成本,剩下都是種糧大戶自己的收入,這就能讓種糧大戶們用心做好自己的事。

最近,湯小豐與合夥人商量著在今年開闢一項新的業務——大米會員制銷售。

“以前賣穀子,現在我們打算賣大米。”湯小豐告訴記者,“不少稻田用了綠色防蟲的手段,生産的大米用藥少、品質好。客戶以會員制的方式,提前交了一年的大米錢,我們定時送大米到府,這有不小的市場前景。”

湯小豐掰著手指頭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一畝晚稻按産1000斤優質稻穀算,每斤1.5元,能賣1500元。這1000斤穀子能産700斤左右的大米,優質大米每斤3元,能賣2100元。兩者之間就有600元的差價,去除加工費等成本,賣大米還能多賺一筆錢。”

科學的管理讓種糧更有盼頭,稻田裏的年輕人也越來越多。“現在聯合社裏有好幾個‘80後’,他們的加入讓我對聯合社的未來充滿期待。”湯小豐説。(記者余春生)

“再過幾天,早稻就可以收割了。”在湖南省醴陵市茶山鎮鐵河口村的田埂上,種糧大戶湯小豐欣喜地説。

8700多畝,這是湯小豐今年的水稻種植面積。

不過,這並不是他一個人的。去年5月,湯小豐和7個種糧大戶合夥成立了醴陵市君信種養農民專業合作社聯合社。他們流轉耕種的土地加在一起,比之前“單打獨鬥”時的面積增加好幾倍。

湯小豐説,聯合社如今分成了機械服務組、植保飛防組、採購組、銷售組、田間管理組,大家各司其職,由聯合社統一調配。“耕種面積大了,管理壓力卻變小了。以前單幹時,什麼機器都要會開,什麼活都要幹,現在分工明確後輕鬆多了。”

“賺多賺少看管理。”這是湯小豐時常挂在嘴邊的一句話。他解釋説,聯合社的新模式讓資源得到更好配置,種糧成本也有所下降。以前8個種糧大戶每人至少2台收割機,而現在8700多畝的稻田只需要8台,每畝地能節省10元左右的燃油成本。另外,化肥、種子、農藥等農資由聯合社統一採購,價格更低,一畝地能節省大約30元。

“合在一起不是‘吃大鍋飯’,我們設計了一個激勵機制。”湯小豐説,每個種糧大戶管理一片田,這片田的産值扣除機械服務費等成本,剩下都是種糧大戶自己的收入,這就能讓種糧大戶們用心做好自己的事。

最近,湯小豐與合夥人商量著在今年開闢一項新的業務——大米會員制銷售。

“以前賣穀子,現在我們打算賣大米。”湯小豐告訴記者,“不少稻田用了綠色防蟲的手段,生産的大米用藥少、品質好。客戶以會員制的方式,提前交了一年的大米錢,我們定時送大米到府,這有不小的市場前景。”

湯小豐掰著手指頭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一畝晚稻按産1000斤優質稻穀算,每斤1.5元,能賣1500元。這1000斤穀子能産700斤左右的大米,優質大米每斤3元,能賣2100元。兩者之間就有600元的差價,去除加工費等成本,賣大米還能多賺一筆錢。”

科學的管理讓種糧更有盼頭,稻田裏的年輕人也越來越多。“現在聯合社裏有好幾個‘80後’,他們的加入讓我對聯合社的未來充滿期待。”湯小豐説。(記者余春生)

湖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版權所有